无风骨不可立身。

【恺楚】霍格沃茨问题儿童4

Chapter.04

就是在那个瞬间,一切都变得完全不同。

宴会即将散场,热闹之后的空虚蠢蠢欲动。人们的笑语、悠扬的弦乐混杂成朦胧的背景,楚子航裹在宝蓝色的长袍里,说她们不会来和你跳舞了,声音近似于深冬清晨的那种寒冷。

恺撒骤然意识到了楚子航的存在。不,他意识到了他过于在意楚子航存在的那个事实。

开端已不可考,但同结果没有关联。恺撒发现自己竟然可以轻易回想起楚子航一边看书一边吃早餐的样子:从他脖子上系的那条银绿相间的围巾,到他翻动书页的手指——楚子航的手指白皙修长,总是能让人觉得他做什么都轻描淡写。

所以自然而然的,恺撒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并不是讨厌楚子航,而是讨厌楚子航不像他在意他这样...

 

【恺楚】霍格沃茨问题儿童3

Chapter.03

恺撒的这个暑假,大概注定很坎坷。

婚礼开场前一小时,他才发现楚子航打算穿着西装。麻瓜文化流行的今日,在某些场合穿麻瓜的正装也无不可,但那绝不包括欧洲纯血巫师家族的婚礼。恺撒无奈之下,只好把自己的一套礼服长袍借给楚子航穿。

他比楚子航高一些,肩膀也更宽,礼服穿在楚子航身上自然大了。于是他不得不耐着性子施了三次缩小咒。接着,为了不让别人看出那是恺撒·加图索的长袍,恺撒把它变成了宝蓝色。

不过还是有人辜负了恺撒的一番努力。那就是婚礼的新娘:尤莉叶·莱温斯基。

尤莉叶曾是另一个菲诺港的夏季常客之一。她对恺撒的狂热在欧洲上流巫师社会中从来不是秘...

 

【恺楚】霍格沃茨问题儿童2

Chapter.02

恺撒从家中的壁炉里跨出来时,帕西刚好推着餐车走进餐厅。他向来是一个会拿捏时机的管家。

“早上好,少爷。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他抽出魔杖,指挥家一样挥舞。旋即,行李箱长出四只脚跑到门外;椅子自己向后退开,邀请恺撒坐下;餐具与食物纷纷飞起,整齐地在桌上着陆。

“楚子航呢。”恺撒问。

“楚先生在花园里。”帕西说。

恺撒走向窗户。

花园中,被施过魔法的各季鲜花争妍斗艳。但开的最好的还是一丛雏菊。

楚子航就在雏菊边上,从餐厅能看到他的背影。他把衬衫袖子挽起来了,微微弯着腰,在花的根部摸索。

片刻,他拎出了一只浑身泥土的地精。

那只地精张牙舞爪地扭动着。楚子航轻轻...

 

2018年文手总结

1月

我在小说里写,我再也不会像十七岁那样喜欢一个人。

——《东京为你下雪》

**

“我在电影里,遇到了一个人。”他说,“她像是彗星,带着整个宇宙的秘密,路过了我的世界。”

——就像彗星路过你的星系,你孤独的自转终于迎来了一个偶然。

——《彗星》

2月

犹豫了一下,她说:“我没心思猜谜。等一下还有比赛。说实话,即使你们俩真的不满我和易霆飏吃饭,我也没有别的补救措施了。”

“你小看他的脸皮了。”萨莉说,“他自认自己魅力超群,任何女人都无法抵抗,区区易霆飏,他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青遥一个字也不信。

果然,易风扬说:“哪里,哪里。都是成年人了,谁还考虑个人的魅力。公主...

 

【赤安】大晦日

《大晦日》

十二月二十九日,日本为期一周的新年假期开始了。

警察和罪犯除外。

或许冬日万物懒怠是自然规律。但“犯罪”本身就不在常理范围内。于是,年末自然也成了警官们最忙的时候。

到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十点,降谷零还在青梅街道上飙车,追赶一伙向奥多磨地区逃窜的人贩。

二十多分钟后,他倚在车门上,背靠闪烁的警车乱光、嘈杂的吆喝与谩骂,拨了一个电话。

“抱歉,我还要晚点回去。”

“啊。知道了。”

对面似乎有红白歌合战的声音。降谷零瞟了一眼仍旧混乱的现场,溜出一句漫不经心的题外话:“现在是谁在唱?”

“不认识的人。”

“既然在看就专心点。”

“零君不也在开小差吗?怎么样,有希望敢上...

 

【恺楚】错字

《错字》

“恺撒·加图索:楚子航,你还硬着吗。”

楚子航对着这条信息陷入了沉思。

这事可能还要从几个小时前说起。

今夜是圣诞,学生会照例在会长恺撒·加图索的领导下举办了一个铺张浪费的圣诞晚会,还邀请全体狮心会成员参加。理由是既然两位会长在日本浴血奋战、化敌为友,两个社团的关系也应当有所提升。冠冕堂皇到了极点,和恺撒·加图索那张脸一样。

实在是没有理由拒绝。

而且学生会和狮心会本来关系并不差。大家都在同一所怪物大学就读,将来要为屠龙事业出生入死,没有什么必要进行派系斗争。近两年来这两派渐渐水火不容,百分之八十是因为双方会长在各个领域互不相让。...

 

【恺楚】霍格沃茨问题儿童1

Chpater.1 同居是不可能同居的

在英国寒冷的冬天,恺撒怀想意大利之夏。

阳光、鲜花、海浪、另一个菲诺港上起航的帆船,白日的色彩轻盈又浓郁;歌剧、红酒、晚宴、露天舞场上飘散的雪茄烟雾,黑夜的帷幔嘈杂又柔和:意大利永不厌倦夏天。

这是他成人后的第一个夏天,可以自由使用魔法的第一个夏天;他早就策划好一场狂欢:他要去“另一个菲诺港”参加魔法帆船大赛——毕竟,英国巫师的运动生活是一年到头的魁地奇。恺撒不否认自己喜欢魁地奇,但他挚爱的桂冠仍旧属于帆船。

他不会让任何意外破坏他的盛典。

所以,在离校火车上,一个包厢里,恺撒给了楚子航一张魔法契约。

“我要去波涛菲诺过暑假,去参加‘另一个菲...

 

《书与我》

2018年写的一些和自己有关的书评。

《鲁莽》——读《存在主义咖啡馆》

在本该努力学习工作的这个周六,台风来临的这一天,我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的最后五章。

我知道哲学是所有学科的终极。在从小到大的各种课程中,哲学指引科学的发展被反复强调,所以我也从来没有过“悬搁判断”就对这话深信不疑。但我必须承认,这是我第一次对哲学感到兴奋。我过去在大学选修过一门叫西方哲学史的课。周一晚上七点十分,在没有空调的老楼里,我饱受南方的炎热和毒蚊子的侵扰,偶尔才能振奋精神听一下斯多葛的世界理性和笛卡尔的我思我在。后来我写了非常神奇的结课报告,以一种年轻人独特的自信说哲学也要受到历史的限制。

鬼知道我那个课怎么...

 

【恺楚】霍格沃茨问题儿童0

挖坑祝福恺撒生日快乐。实名希望他永远是个少年(??)

Chapter.0

恺撒和楚子航都是霍格沃茨里的问题儿童。而且他们的问题十分不同。

楚子航即使在以高矜自豪的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之间,也显得过于冷淡。上到五年级,能和他说上话的似乎只有隔壁赫奇帕奇的苏茜与路明非。他们三都是东方学生互助会成员。

恺撒和他正相反,即使是在以喜爱冒险闻名的格兰芬多们中,他也太活泼了。从入学开始,他就没有消停过。他热衷于肇事,因为那样他就有机会名正言顺地半夜溜到禁林里去。

以上种种不代表他们之间有问题儿童的惺惺相惜。事实上,他们两关系可以说非常差。

他们结下梁子可能是在楚子航一年级的时候,在一场魁地奇比赛...

 

【恺楚】Arabian Nights

《Arabian Nights》-天方夜谭

某天,这个世界失去了一切。

睡眠与清醒、理智与荒唐、生命与死亡:所有统一或对立的东西。太阳和星月在天空中对望的时刻,人们感到了一种真正的寂静。他们终于领会,呼吸和心跳皆十分吵闹。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大部分人都无所适从。你可以说他们疯了,但这个定义也变得模糊不清。很多人拿起武器,试图杀死每一个他们见到的人。全是些徒劳的尝试。人们心上开了洞,脑袋搬了家,伤口哗哗流血,却不疼痛。后来,部分伤者——假如我们延用这个叫法——无法进食,躺在地上慢慢风化,成了会唱歌的雪白骨头。无穷的岁月中,沙砾将他们缓缓淹埋。

活动的人越来越少,地上涌起了灰色的塔,愈...

 

真的很像呀。全身漆黑大眼睛会卖萌。超喜欢它的尾巴。

肖山茄:

接回来快一个月了,纪念一下。

基友 @为君兮朝醉暮吟 说小家伙像没牙仔。

帅就完事了。

 
/
 
/ 转载自:肖山茄

独步吟客:

搓搓手

顾璃依:

悄咪咪……

晒网摸鱼:

抱一点点希望

脱敏鱼:

不要零评,谢谢

满:

腿毛博主凑热闹

川寂:

十八线写手跟风一下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我、我也想知道……

竹染轩阴:

跟风 渴望知道

 
/
 
/ 转载自:独步吟客 来源:竹染轩阴

感谢喜欢~

等到秋天了我再写篇到秋天来凑成一对2333

其实你字写的还可以的……和我比起来那就写的更好了。

注意身体。

独步吟客:

我说抄就抄绝不开玩笑,来自 @为君兮朝醉暮吟 的《到夏天去》
我太喜欢这篇了,谢谢娴姐不嫌我字丑还让我抄
抄的时候肩周炎发作字更丑了,还有抄错了涂改的,以为自己抄串行涂改结果发现没串的()
没抄完,太痛了抄不动,下次继续(。)

 
/
 
/ 转载自:独步吟客

与应先生书


我迟早有一天会被LOF逼疯= =

只好发图了。

 

到夏天去

《到夏天去——赠路易谢赠》

我承认自己迟钝而肤浅,只有当世界将它最热烈的一面毫无保留地呈现,我才能惊奇并爱它。

所以到夏天去。

先是一场雨,世界把自己的阴郁都拧出来,好用一步先抑后扬。直到你感觉青苔在自己的骨缝里生长,太阳方会姗姗来迟,凌驾无云的长空。千家万户都用被褥作悬垂的彩旗,那飞扬的欢呼中,盛夏被迎接了。

野兽主义的画家,它没有人形,在整片大地上挥洒浓烈的颜色。但其实又只有两种颜色:绿树的深处是黝黑,鲜花的深处是黝黑,大海的深处也是黝黑;地面、建筑、沙滩则是炽烈炫目的金白。在这亘古不易的深刻对比中没有暧昧,只有坦率和另一种坦率。

是的,风雨都不能引起愁思。时时劫掠而过的气旋本身...

 

一个不学无术的长评

谢谢小安的长评……我本来编辑了一大堆结果不小心点掉了,只好重写了!

这个重点划得还是很有水平的,夸夸你。不过错误也很明显,我知道你还没学到担保物权,就不为难你了。

其实,我当年搞《明骚暗苏》的时候在上国际经济法,所以本意是想搞双总裁商战paro,结果发现自己非常不学无术,只好写成现在这样了。我现在专业水平尚且不过硬,当年专业水平也无非博君一笑的程度,实践的地方应该是有很多问题的。不过我也确实夹带私货发了一些糖。

首先,楚子航和恺撒在十四章的那段对话,尤其是楚子航那句“侵犯了我的权利”,其实是我当时写快了的失误。我后来出本前,自己校对的时候发现了,但是特自恋的觉得这个失误非常神来一笔,就故...

 

粉丝福利朗读音频

见评论!

因为是今天晚上所有人一起录的,所以有点长,还有我的话唠和各种奇怪的语气词。

顺序如下,大家可以按照时间跳到自己的部分。

1 @敲冰煮鹿 

2 @银杏一扇秋 (2:15左右);

3  @聿书 (7:00左右)

4.  @独步吟客 (8:30左右)

5. @肖山茄 和 @沧海晓奏 (10:02左右)

6. @天体觀測 (12:20左右)

 

粉丝福利

好久没开过粉丝福利了233

感谢大家粉了我这个三十六线随心所欲信手挖坑的人……

鉴于我高(dou)冷(bi),点梗这种事就不做了。

这次福利准备给大家朗诵(???),请各位留言。

范围不限,可以是我写的东西,也可以是世界名著。

但是太放飞的内容我是不会选的!

 

这十年生活对我做了什么——文手十年总结

每一个能做十年总结的文手都是真的勇士(???)

看我十年来写的文我自己倒是蛮乐在其中的2333

2008

安娜卡年复一年地看着那班驳的铁栏杆,世界是一片黑暗。 

还有一地孤单。 

阳光从那铁栅栏已经腐朽的窗子中跳进来时,会照见安娜卡那张苍白的脸。

昔日皇宫贵族的公主,唯一保存的是那张绝世的脸,像墓地里黑暗处潜伏的吸血鬼,与黑暗相拥,却和寂寞起舞。 

于是阳光逃走了,再不回来。 

2009

那些注定都会消失的繁华不会存在于他们的生命中,那些注定会被时间磨灭的友谊或者情谊不会留存在他们的心里。没有尽头的生命像河流一样将河床里的棱角分明的石头...

 

【恺楚】And the mountains echoed

 本文为:《致一百年后的你》姐妹篇。点击跳转。

《And the mountains echoed-群山回唱》

「1:楚子航」

Y号穷人区第26巷今天有两件稀罕物。

之一是一辆明黄色的敞篷跑车,尖尖的车头上银色的排气口和大灯组成了张得意洋洋的脸。

之二是一辆黑红相见的儿童用摩托。今年最新的版本,据说可以自动避开障碍物,安全性一流。

此刻,巷子里的小孩几乎都聚集在摩托旁边,羡慕又敬畏地打量那辆车。

唯有楚子航抱着一本砖头似的书,站在一边的楼梯上。他并不是对那辆摩托车不感兴趣——他好多同学都骑着上课;可他更觉得那是一个甜蜜的圈套,一颗裹着糖衣的毒药,只要骑上去,就是某种背叛...

 

明骚暗苏TXT

一直都断断续续有人问我二刷不二刷《明骚暗苏》。

真的不二刷!我甚至没有排版文件了!

分享个全文txt(见评论),但我不确定能顺利打开。

厚颜无耻打个tag。

 

一份文手问卷

跟风写问卷啦。来自 @感慨无用 的问卷。地址是:这里。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插叙/倒叙手法;狂乱、热烈、矛盾的场面。结合一下大概我特别擅长写情书(?)

以前写的小说的一段:

能在此发言,与各位共同追悼逝去的恺撒·加图索先生,是我的荣幸。

恺撒·加图索先生是一位可以称之为伟大的人。他的伟大并不是人们常挂在嘴边的,地位显赫红极一时或者立下汗马功劳的人物的伟大;这种伟大一旦时过境迁,便会让人感觉到黯然失色。或许正因为如此,人们总是很少讨论多数“英雄人物”老去后的故事。恺...

 

一个片段·宿敌关系

《宿敌关系》

“请你解释一下。”

阿卜杜拉·阿巴斯坐在沙发上。他的脸颊边横着一把散发着寒光的长刀。刀锋离他的脸还有一点距离,可某种迫人的杀气却几乎要将他的皮肤刺破。他抬起眼睛看向面前的人:“难道你突然相信了路明非?恺撒·加图索先生。”

“原本是不相信,但我总是倾向于相信我的朋友。”金发的男人站着,居高临下,“而刚才,我找到了足以说服自己相信的理由。”

“所以你突然一刀劈过来?”

“不。在我试图砍你,而你岿然不动的时候。”恺撒说,“你甚至问我在做什么。阿卜杜拉·阿巴斯,你不是我的对手。”

“我不懂你的逻辑。你也突然精神错乱了吗?”

“对手总...

 

【恺楚】雪国

《雪国》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1」

四月末,恺撒休了一个长假,前往北海道度假。

其实也谈不上休假,以他如今在混血种之中的地位,去留都可随心所欲。但恺撒还是认认真真提前三个月提交了申请表。

在飞机上,他自己也想,这倒是楚子航的行事风格。

究竟已经在一起二十多年了。

「2」

虽然大家早就觉得他们之间有一腿,但他们确实是在恺撒毕业那年在一起的。

大四寒假,恺撒开始搞他的毕业设计。他的题目是世界范围内龙类遗迹与洋流。那个题目实在太大了,他的导师本来指望他改一下,改成北冰洋内什么的。

但恺撒不想改,他决定找个组员来和他一起完成这个题目。

学校就派了需要完成某个科研...

 

桃李春风,江湖夜雨

亲爱的山茄:

上个月我在微信上半开玩笑地同你说:我也是必须写封情书了。你跟我讲,这么多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没有必要。一对老夫妻歪在沙发上闲聊感很强烈。我忍不住被自己的比喻逗笑。

话是说了,笑也笑过,提起笔来我当然果真没啥特别能写的。只是心里总还是觉得该写点什么,理由很孩子气:你给我写过信,我没给你写过信。

那封信我还留着,字里行间都是你的豁达和我的肤浅。我们之中你一直都是比较沉着冷静的那一个,总在我冲动生气的时候过来捋我的炸毛。

刚认识的时候可能是你最中二的时候(即使如此仍比我好多了)。这是一种幸运。你如没有恰到好处的中二,恐怕就会对我的无知一笑而过。总之,你看到贴吧里一个人特别趾高...

 

因为赤安太烧脑了!
因为带卡太real了!
因为悲剧需要酝酿!
因为我爱卡剧情!
然而我这几天更了几千字呢!
么么哒~(^з^)-♡

沧海晓奏:

今天要挂一个周夫人!
我:白起怎么这么好(一边约着会)
我女神:我洛洛世界第一好不接受反驳!
我:那安室透呢????
我女神:他有赤井了啊

?????我居然没有办法反驳。
这个周夫人只能挂了@为君兮朝醉暮吟 

 

谢谢路易。并深深感到我是金句写手(*`▽´*)
爱你,比心。

Louis:

@为君兮朝醉暮吟 写不出感想只好非常规操作一波了……

很喜欢这本《The Moon And Sixpence》。

 
/
 
/ 转载自:Louis
/ 长春

《千峰》18

【拾扒】

“你知道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友情吗?”九城突然问。

“哇塞,好哲学哦。”江小月嚼着鸡腿,含混不清地道,“爱就是想睡他咯。”

“……”九城看她一眼,“我很早以前也问过别人。她的答案更符合我的胃口。”

江小月翻了个白眼。

“她讲,那当然是男人如衣服,姐妹是手足。衣服可以换,手足不可断。”

“老套。该不会是你那假想情敌说的吧?”

“是,不过却很有道理。”九城说,“做朋友天长地久,做爱人就容易不幸。尤其是我们这种,更容易不幸。与其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还不如一直只是朋友。”

“说的这么高深。这么伟大。”江小月撇嘴,“归根结底就是你不敢咯。不是我说,好像你们现在朋友做的很好一样?”...

 

拯救世界的法学大佬3

万万想不到我又来了。

商法:走英伦风的男人。科学大佬,喜欢AI。最喜欢的电影是人工智能,认为人工智能迟早有一天会有自己的人格并打败人类。偶尔会说出一些哲学的话,类似于人类的生命太过短暂,只有其共同的意志才是永恒。仔细品读会察觉到他暗藏的集权思想。

反垄断法:专利法的死对头,恨他到发誓老死不相往来(可惜并不一定能老死)。也经常找商法的麻烦。本身很废,是个看上去总是气呼呼的小正太。目前是行政法的跟班,全靠行政法为自己出头。

法制史笔下的法理故事(2):

千年之后,他路过大殿,看见男人将笔掷于朱棣的面前,高声道:“死即死耳,诏不可草。”
一瞬间,他想起了千年前的另一个大殿。帕皮尼亚努斯,他的帕...

 

拯救世界的法学大佬2

这个脑洞居然还有2。

我怕是认真的啊。

PS:因为LOF无法编辑,我只好删掉重发了。

国际法&国际私法&国际经济法

国际三法是三胞胎,有着同样天然卷的黑色的头发和深邃的五官。大姐国际法受到罗马审美的强烈影响,把头发剪短,带起耳钉。喜欢身先士卒,但外强中干,并没有用处。是个顶级的玛丽苏病,以为全世界打仗都怪自己。梦想是世界和平。意外和知产三法相性很好。


二姐国际私法,外表温婉的高挑美女,谁知罹患中二病。不仅认为自己才是三法之长,还声称自己才是万法之先,经常和宪法大打出手争夺家主地位。其他法困扰时会摆出知心姐姐样提出解决方式,但可能只是让他们更纠结罢了。男神是德国佬萨维尼。意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