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风骨不可立身。

很感动了!谢谢!

嘉泽:

 @为君兮朝醉暮吟  的《The moon and sixpence》,今天看到二刷,想想一刷这本还没有repo呢。

想想居然是最后一本。(至少目前是==)真是太激动惹!

一直带着坐高铁,尤其黄昏时,窗外的景色和文异常地搭。

这本恺楚给我的颜色感,就像封面,是黄昏的金色。

感谢最后一本《The moon and sixpence》,二刷的话我买十本~

 

关于《The moon and sixpence》的二刷

最近看到有人在求《The moon and sixpence》,但一直求不到。

我的恺楚本全靠朋友挽尊才完售,所以从没想过二刷。

然后,今天找到了当时的排版文件。

要是有比较多人想买的话,我就去和各方打个招呼,然后二刷一下?不过价格可能会大于一刷的价格,因为听说这几年纸张涨价;另外,今年有个薛定谔地出名著系列的计划,所以还要考虑那边的成本。

实际上,当时印厂还印错了我的封面,所以我自己也对那一版不是很满意。

要是没有几个人想要的话……反正你们还是能在我LOF上看到的。

占个tag。抱歉。

 

拯救世界的法学大佬3

万万想不到我又来了。

商法:走英伦风的男人。科学大佬,喜欢AI。最喜欢的电影是人工智能,认为人工智能迟早有一天会有自己的人格并打败人类。偶尔会说出一些哲学的话,类似于人类的生命太过短暂,只有其共同的意志才是永恒。仔细品读会察觉到他暗藏的集权思想。

反垄断法:专利法的死对头,恨他到发誓老死不相往来(可惜并不一定能老死)。也经常找商法的麻烦。本身很废,是个看上去总是气呼呼的小正太。目前是行政法的跟班,全靠行政法为自己出头。

法制史笔下的法理故事(2):

千年之后,他路过大殿,看见男人将笔掷于朱棣的面前,高声道:“死即死耳,诏不可草。”
一瞬间,他想起了千年前的另一个大殿。帕皮尼亚努斯,他的帕

 

拯救世界的法学大佬2

这个脑洞居然还有2。

我怕是认真的啊。

PS:因为LOF无法编辑,我只好删掉重发了。

国际法&国际私法&国际经济法

国际三法是三胞胎,有着同样天然卷的黑色的头发和深邃的五官。大姐国际法受到罗马审美的强烈影响,把头发剪短,带起耳钉。喜欢身先士卒,但外强中干,并没有用处。是个顶级的玛丽苏病,以为全世界打仗都怪自己。梦想是世界和平。意外和知产三法相性很好。


二姐国际私法,外表温婉的高挑美女,谁知罹患中二病。不仅认为自己才是三法之长,还声称自己才是万法之先,经常和宪法大打出手争夺家主地位。其他法困扰时会摆出知心姐姐样提出解决方式,但可能只是让他们更纠结罢了。男神是德国佬萨维尼。意外和...

 

拯救世界的法学大佬

一个突如其来的法律拟人脑洞。

我怕不是读书读出幻觉了。

宪法:漂亮端庄的红发小姐姐(论年纪可能只是妹妹)。武力值爆表的理想主义者,把守护人quan作为毕生追求。没有任何法敢违逆她。发飙时只有法理大佬能劝劝。现任家长。

法理:银发、银眸、白睫毛,长相如同仙人。内心纤细,会在吟诗作画伤春悲秋,还会因为类似于花谢这种事哭!想不到他年纪小的时候是个残忍的存在,以自己内心的道德观行事,不知平等为何物,因苏格拉底之死懂得了“恶”。

刑法:明明长着一张凶巴巴的黑社会脸,却竟然会路见不平一声吼。内心是个很怕麻烦的存在,不是大事就不想管,管完后经常怀疑自己管太多。热衷于研究死亡的形态和盗窃的姿势,爱好推...

 

江湖的一个前设

三十六峰云/霜月流天江湖史记版

夏朝怀帝年间,蒋青以神铁锻造一对宝剑,曰红颜枯骨。二十年后,蒋青再以所余锻造一对长刀,曰帝业长思。数十年后,夏朝光武皇帝得帝业枯骨。蒋青之孙蒋珑收走长思和红颜,锻为宝剑三十六峰云。

光武皇帝崩百八十年后,蒋家后人蒋舒于光武皇帝墓中得到枯骨与帝业,领先人遗命锻造宝剑,名霜月流天。

蒋舒与风氏子携手同游,成就天下无双的威名。十数年后,俩人携手隐于北。

又百年,风氏后人出山,于江南遇奇才叶听风。风氏徒心悦之,赠以三十六峰云。

其时武林正道凋敝,南方魔教称雄。并有子弟入朝为妃,蛊惑皇帝。其实为夏朝所灭大楚之后。叶听风以一己之力振兴武林,成就武林盟,任盟主。投三...

 

《江湖》7

【丁:鸿雁几时到,江湖多风波】

今冬多雪,然而江阳城外酒肆却生意兴隆。

江阳城是小城,往来过客不多,这般光景实乃可遇不可求。掌柜的兴高采烈,只苦了小二要在这季节帮人牵马喂草。

他才安置完一匹马,要进店时,却瞥见远处有个人往这边来。

那人速度极快,眨眼功夫已到近前,仿佛施了什么法术,将脚下大地缩短了。小二见过不少江湖人,心中并不怎么惊奇,估摸着时间想迎上去斗个激灵,那人却刹住。原来他背上背了一个人,这会是将那人放下来。小二只当是丈夫背着媳妇,觉得二人煞是恩爱,心中竟腾起一丝羡慕。

他薪资微薄,家无田地,一直讨不着媳妇。

两人并肩缓行,小二不愿搅和人家夫妻,只站在原地等候。却听背人的那...

 

《江湖》6

【丙·下】

“第二条,就是不要叫我阿茄。”

“我答应你。”寒来毫不犹豫,“其实小山也很不错。前人有书《镜花缘》,百花芳主在红尘中便叫小山。你长得这样好看,说你是百花之主,也无不可。”

“你非要这样叫人?”

“这样叫才不生疏呀。若是小山你也不满意,我还想到小茄,小茄子,茄子和阿肖。你喜欢哪一个?”

“……”

“其实比起小山,我更中意阿肖呢。你我年龄相若,我叫你小山,是把我自己说老了。”寒来终于坐了起来,一手撑着床沿,凑近了山茄。

她长发流泻,扫在山茄手上。山茄迅速把手拿开了。

“你不说话,就是阿肖了?”寒来轻轻道,“阿肖,我们今天就动身如何。你想去哪里?”

“难道...

 

关于自己的一百条2.0

关于自己的一百条 2.0

1.最近压力大,需要梳理一下自己,所以写了这个。

2.好想读博。

3.然后进大学当一个有寒暑假的老师。

4.于是考虑起了怎么赚到钱让我去下一个国家。

5.并担忧自己的智商余额已经不足。

6.凌晨3点才睡觉,原因是我12点看了几篇论文。

7.发现一堆造假论文并举报。

8.简直活在电视剧里。

9.我是迁怒。

10.因为上次pre我看了中国这些论文,并被老师说没搞清概念。

11.不是我没搞清概念,是他们伪造概念。

12.憋不出一个4800字的案例分析。

13.尽管这是我这学期最后一个报告。

14.原因是那个案例在我看起来太简单了……

15.我这...

 

【恺楚】致一百年后的你

群星渺渺,共见这永劫之约。

——题记

亲爱的一百年后的你:

见字勿念。

原谅我不写你的名字。我猜你也不会愿意我写你的名字,因为这封信是由任意电波传达的,可能出现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你向来就不赞成我到处宣布对你的占有权。

而且,一百年后,你我大约都已不在。如果他们那时看到写有你我名字的情书,一定会拿去大肆报道,并对我们的关系添油加醋,成就你我所不欲的某种永恒。

再说,我并不必担心写封信寄丢。只要你看到,你一定会知道这是我写给你的信。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此时我正在距离地球一百光年的虫洞之前。卡塞尔的空间翘曲理论成功了,我仅用了三十年就到达了这个地方。

不必担心坏消息。我一直不理解...

 

《千峰》17

【拾柒】

周一正疯狂挑衅,九城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淡定。他和阿修前脚刚走,九城后脚就摔了门。

端了杯水坐下来继续打游戏,又觉得实在是自己不占理,没什么可气的。于是更加暴躁起来,控制着游戏角色使劲浪,被散排遇到的队友骂了个狗血淋头。

游戏也玩不下去了,九城扔了鼠标,给人发了条短信,换上西装,出门去了。

其实他刚出版没多久的小说《皓月行》,就是男主袖知夜和成旧陵特别gay的那篇,也开始拍电影了。这会在S市附近的乡下取景。九城开了三个多小时的车到那边,刚好赶上剧组吃晚饭。

小说作者来剧组探班并不常见,毕竟真想起来,两边相差太远。当今社会,小说作者确实也算是公众人物,但和演员不是一个性质。他...

 

《千峰》16

【拾陆】

周一正确实挺能的,明明不占理,还敢不给凌九城面子。

九城当然是呵呵,并直接拒绝了和解,让萧萧去准备诉讼。

萧萧听了,倒是没什么表情,就说了一句:“孩子大概是傻了。”浓缩一下,就是智障。

阿修也觉得挺智障的,这群人初中毕业这么多年,可能就光长个了吧。

但说到底,忙起来的只有萧萧。九城还是整天宅在家吃了睡睡了打游戏,周一正则没事就到他面前来晃荡。阿修搬家那天,一哥还开了辆骚气的红色跑车,带着蓝岚,以来帮忙为掩饰,挑衅了一通九城。

阿修搬好家,周一正就靠在他新房子的门框上,说:“带你们去吃顿好的。”

“要不我还是不打扰了吧。”蓝岚大大咧咧缩在他新沙发上打最新的卡牌游戏,眼镜上...

 

《我们的大学》

楔子

南方临海的城,九月正午,太阳挂在头顶,光芒如刀似剑,热浪铺天盖地,把人眼前的景色都模糊了。

路上没人,估计都躲在屋里。

薛深独个儿,不怕晒似的,一身西装,慢悠悠地从南校门往开学典礼的会场晃荡。

忽然,看到一个女孩,站在树荫里。

她头上的树郁郁的绿,她穿的衣服也是绿的,她却是白的。一种几乎透明的白,叫薛深一下把古诗里的词句都往她身上套。

蝉声聒噪,但她很静。仿佛一片荷塘,把暑热都驱散了。

薛深忍不住多瞧了几眼。

走过了,脑海里仍挥不去。才进礼堂,就被同事木晴打了趣:“什么好事,笑得这么风流倜傥。”

他和木晴是在学会上认识的。木晴人长得漂亮,又与他有不少相似之处,薛深动...

 

【梅彦】危情二十四小时

《危情二十四小时》

「7:05」

他在一成不变的眩晕里醒来。即使有过好几次坐长途船的经历,他仍然不习惯于风浪中轻微的摇晃。有时他甚至觉得着这种摇晃只是一种错觉。

因此他没有马上坐起来,然而这并不代表他没有清醒。敏锐的神经捕捉到了微妙的动静,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鬼,昨晚睡得好么?”

他这趟旅程的最大收获——瘦小干巴有着金色眼睛的印第安少女——正静静站在他床的不远处注视着他。如果不是那极其细微的呼吸声,她简直要和环境融为一体了。这正是她的天赋能力,也是他给她取名为“鬼”的原因。

“老师。”少女用生涩的英语说,“又发现了。”

“你不可能骗过我。”他用英语说,顿了一顿,换成印第安的土著语...

 

【恺楚】The season of rain

雨季

「1」

恺撒做了一个梦。

是午后。簇新的白帆船漫无目的的浮游。阳光盛大,在湛蓝波涛上撒下万点黄金。和风吹拂,挟着远方水鸟的鸣叫,有万顷浪花馈赠的咸味与潮湿。

一切都安然沉静,甚至连时间的流动都停止了。恺撒却倏忽梦见遥远东方的雷雨。

梦中他变成了一只瘦小的花猫,在破旧的纸箱中被雨淋得狼狈不堪。形形色色的人从他面前路过,最后一个很小的男孩犹豫地将他抱起来。

“不,不可以,我们家这么小,怎么养猫呢。”有女人愁眉不展地说。

睁眼时记忆已经模糊。那毕竟只是一刹那的恍惚。可是一切都那么真实,还有种久别重逢的熟稔。

他望见了积雨云。

「2」

在第二次毫无征兆地做梦之后,恺撒确定那是...

 

《江湖》5

【丙:病骨臞臞】

这回她待遇好些,被安置在了榻上。

她不知自己昏睡多久,从天光来看不过三、四个时辰。

一如以往发病后,她周身并无不适。不同的是,这一回,她边上有一道陌生的呼吸。

她侧头,看到小美人蜷在一把椅子里,以手支额,拧着眉毛打盹。晨曦照在她脸上,显出她眼下一团乌青。那非长睫投下的阴影,而是夙夜方眠留下的倦意。

昨夜她为唬退四人,妄动真力。此为她病之大忌。不知小美人如何施为,才叫她化险为夷。

她就那么瞧了一会,直到小美人的手自椅子扶手上滑落下去,叫她打了个跌。

“小美人,你醒啦。”她先说道,也不起身,“你睡着有睡着的好看,我一时竟看痴了。”

“既有力气插科打诨,便是没大碍了...

 

《千峰》15

【拾伍】

这饭局的气氛真是似曾相识。总结起来便是尴尬。

萧萧打定主意谁的账也不买,“寒暄”完就开始玩手机打益智类小游戏,菜单传到她面前她也不看一眼,顺手就递给一边的蓝岚。一桌菜也没见她主动举筷子,都是一哥劝一声她夹一点,真真老佛爷用膳的姿势。

九城一开始倒挺正常,还有闲情逸致和阿修聊天:“早上你没去上班,原来是出来见一哥了?”

毕竟他不可能猜到阿修半夜起来喝水,顺便看了他的废稿。

“请了一天假。”阿修顿了顿,“找房子去了。”

不是个好时机,但也不需要时机。

九城立时就没了话,好久才“哦”了一声,心不在焉似的,又补上一句:“这汤里有竹茹,我记得你挺喜欢的。”

接着他便开始和一哥喝...

 

《写给自己的情诗》3

18.

我尚且不太明白何为人生赢家,就已经被归到了那一类。

19.

按部就班地念书,高二保送了一个过得去的一本。

大三,在别人纠结前进方向时,又无痛保研。

然后十分酷炫地还没入学就退学出国。

20.

保研后选择出国这件事,传闻不道德。

系主任当然指责了我,说我这样对不起某个曾想保研却因为名额不够的同学。

我笑笑,那只是因为我成绩比她好。

21.

从另一条线来叙述我的生活。

听从父母的安排读了离家很远的小学,听从父母的安排考上外国语初中,听从父母的安排上了外国语高中,听从父母的安排读了文科,听从父母的安排选择保送,读了自己不那么喜欢的语言专业。

听从父母的安排,双学位修...

 

《写给自己的情诗》2

11. 

一出门就能望到一颗八重樱。 

我来的时候还是枯枝,后来就毫无征兆地开花了,在风雨中愈发繁茂。 

今天开始凋谢了。 

12. 

然而绣球和紫藤都已含苞。 

人间的花是开不败的。 

13. 

四月初和非常尊重的老师发邮件。老师今年回到长崎,立刻就住院了。 

他轻描淡写地说身体不算很好,然后提起不能赏樱的遗憾。 

回信的时候斟酌言辞,讲自己最爱的花是凤凰木。因那花盛放时宛若火焰。因凤凰是个好意象,人正如凤凰,在苦难中跋涉涅槃。 

14. 

「もし人...

 

《写给自己的情诗》1

1. 

半夜想要写诗。

2. 

这种无所事事的时候,为了缩减深夜不睡产生的额外电费,就只开阁楼灯。在楼下看手机倒觉得刚好。灯从护栏溢出来,一种温和的黄色。

3. 

一点也不喜欢侍弄花草,但为了吸收新房子的有毒气体,买了两盆虎尾兰。扔在小铁盆里,一边窗台一个。 

遥遥对望间,脉脉不得语。 

每周浇一次水,也没有固定时间,想起来才浇,居然十分茁壮地成长起来。

4. 

细细想来,我竟没有养死过任何植物。真是不可思议。

5. 

日本是个甜食大国,在便利店随便拿起一包零食,都可以看到成分列表第一位是砂糖。...

 

《千峰》14(下)

【拾肆】

“你也太突然了吧……”

“就说给不给面子吧。”

面子还是要给,毕竟老友。大院里一群小孩,不是只得萧萧和九城。

还有譬如这位仿佛什么黑道老大哥的人物,周一正。

他其实比他们都小两岁,却是个从来不嫌事大的主,六岁就敢于跟在风萧灵背后管她叫“皇额娘”。初中后更是靠凶残的长相和凶残的干架出了名,得外号周一哥,每每走在路上,都有人以为他来收保护费。一哥大学读了没一年就深感无聊,自动退学去了工地。于是当阿修他们还在学海中沉浮时,他就已经一路开起了自己的建筑公司,走上了人生巅峰。

吃饭的地方是个私房菜馆,一看就很贵很小资的那种。一哥还带了别人,同样大院出身,叫作蓝岚。是他们一帮人中唯一...

 

《千峰》14(上)

【拾肆】

闪电飞驰而过,一片诡谲的白。

很久才听到雷声,从遥远的地方来。

多么简单的物理现象,小学课本上频频出现。光的速度无可比拟,所以人们总是要在灿烂夺目的消逝后,才能恍然大悟那是多么惊天动地的一个相遇。摄氏两万八千度,叫燃烧的太阳也要望而却步。

脑海里刮了风,记忆雪片一样四散纷飞,拼凑出一道深深的渊。

他看到幼时的桃花,被珍而重之地插于瓶中,在窗台上开了灿烂的花,仿佛截了一片灼灼风华。

他看到高一时的晚会,到处都响起尖叫。这一幕原来并没有萧萧,他终于想起她去准备表演舞蹈了。他独自沉在一片尖叫的海中,九城忽然侧目挑眉,冲他笑得意气风发。

他看到了某个春日的麦当劳,他在解题的间隙...

 

暂缓更新通知

最近忙如狗并罹患留学前期综合症=-=

所以暂时不更新小说。

这也是为啥前段忙着完结《文科班》。

其实我real想在CP上出一个十杀悲剧恺楚名著本的。

我也Real想写我的媚娃血统小创真啊【……】

我真的忙!!!!!!而且我可能要持续变忙!!!!!

毕竟我是现充

 

旧文·遥遥无期

整理文档看到一个开头,就信手写了一个故事。

《遥遥无期》

「独钓寒江雪」

我到的时候,那人负手站在雪里,仰头看一颗枯死的老树。树横生的枝桠上堆满了白雪,那人的肩头也落满了白雪。我没有叫他,静静地站在他的背后看他和树——其实他和树某种意义上来说很像,就好比我一直觉得那树到了春天还会开出累累繁花,而他也还是鲜衣怒马的少年人。

“你一点都没变。”突然,他开口。他的声音有一种老人特有的沧桑,“而我老了。”

“我们有太久没有见。”我说。

“是啊。久到我就要死了。”

“不会。你身体硬朗,至少还有十年可活。”

“如果我死,你会不会有一点儿怀念?”他的手摁上背后长剑的剑柄,慢慢地摩挲着。

“...

 

一个清纯不做作的狼3观后感

——An emergency action for sugar

Logan睁开眼睛,万丈金阳迎面而来。该死,他不得不再次阖上眼帘。

这次他听见了涛声,夹杂着海鸟的鸣叫。有个人笑着说:“逐日号,还不错?”

“Charles……哦,真他妈见鬼。”

“别那么惊讶。”年轻了至少七十岁的教授笑笑,蓝眼睛里有恶作剧得逞的狡黠。他在两人之间的棋盘上走了一步,“谁没年轻过。别以为只有你曾在酒吧钓妹子。”

“解释一下这该死的情况。”

“你死了。”Charles说,“可能我也死了。如果从量子力学的角度来说,世界取决于个人的观察,换言之……”

Logan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你该死的当然死了。你现在炫耀...

 

《番外·恶搞·逆世界·理科班》3

对此,白絮的损友,陆芸私底下嗤笑道:“蒋军一双眼睛到你身上都不走了,就你会信他喜欢郑妍。”

她看得这么明白,为何不当面同白絮说呢?

只因陆小姐生平最喜看戏,尤其喜欢这种当局者迷得不行,兜兜转转你画我猜的青春言情喜剧。

再者,陆小姐自己也深陷感情漩涡不可自拔,并没有心情给不是很熟的蒋军做一做神助攻。

平心而论,陆小姐长得甚有气质。

一米七的身高搭配黑长直和胶框眼镜。陆小姐就是个校园风穿搭模特。

只叹陆小姐喜欢的林英同学,才是真正暗恋郑妍的那一个。

大抵是陆小姐看了这么多年戏,总要遭点报应。

林英这个汉子,也甚有气质,古代书生那一形的。更具体点说,是《聊斋》里走在路上常遇狐妖献身的...

 

《番外·恶搞·逆世界·理科班》2

他不知道,其实白絮心里也很苦。

白絮为什么选文科,道理很简单,那就是理科对她来说学得太累。

这事也是说来话长。

遇到蒋军时,白絮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女神,只是一朵小花骨朵儿。蒋军却已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

虽则那年俩人都小,不过小学四年级的娃娃。但小蒋军已经凭借自身傲人的基因(内外兼顾的那种),把一众女同学、女老师、女阿姨电的五迷三道,神志不清。

白絮自然没幸免于难。

适逢台湾版《恶作剧之吻》风靡,大街小巷都是《Say U Love Me》。白絮背着小书包,听着“女生还是该要有分寸/你要去瞄准你要的人/不再被动的等……”,心脏怦怦乱跳,呼之欲出,立马下定决心,心动不如行动。

她是行动...

 

《番外·恶搞·逆世界·理科班》1

理科班·1

林英陪同桌兼好友蒋军去看一部电影,叫《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在电影院,他们被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各种情侣花式围观了一遍。林英很尴尬,蒋军很淡定。蒋军还很享受。看电影之前,他还故意把下巴搁到林英的肩膀上,在林英耳边淡淡地说:“他们是看我帅。”

简直空气突然沉默。

蒋军的确帅,帅在桃花眼,整一个乱花渐欲迷人眼。加之初中又是混世魔王,非常青春小说男主人公,活脱脱就是一个那些年里的柯景腾。给他递过情书的女生,没有一个团,也有一个营。

但正如柯景腾有一个沈佳宜,蒋军也有心上一束白月光。白月光名字里也带白,叫白絮。

白絮乃是才情兼备的代名词,从来只考第一名,天灾...

 

写在《文科班》完结之后

我写这个故事,目的有两个。一,缅怀高中。二,吐槽市面上的青春剧。

中心思想“我的青春没有撕逼”+“我的青春其实挺无聊的”。

一开始写,预计13W字完结,没想到最后写了23W字,硬生生多了10W字不知道多在哪。仔细想想全是些生活琐事。感觉自己真是写了23W字的流水账,自娱自乐到了我这个份上,也是很不容易了。

这个小说,可以搬去知乎上回答一个问题——在X外国语就读是是个什么体验。

《文科班》可能是我目前最有个人特色的一篇小说了吧。从头到脚充满着不讨喜的元素。诚然小说(特指我自己的),于人于己都是娱乐意义最大。但我想在看的人心底留下点什么。让大家偶尔能回想起来曾看过这样一部小说,想过这样一些...

 

文科班·The last

【Chapter.last】

「1」

去年高考,一群人颇为无聊地围观蒋珺约会,没想过明年今日,自己会如何。

今年,薛琪和李玢从考场出来后,便去KTV嗨了一整个通宵,唱到嗓子干哑,再发不出一点声音。

再之后,就是填志愿,等录取通知书。

他们俩平常都是一派玩世不恭,又是一伙人中最后决定去向的,也就受到了其他人加倍的关心。

最后,俩人一起去了T市,一个在T外读西班牙语,一个在T外下属学院读交替传译。

「2」

林璎是一行人中最早开学的。九月初,她便独自一人坐上了开往金陵的绿皮火车。

本来她妈妈要送她,却因工作问题脱不开身。

林璎一个人拖着箱子,艰难地走到学校门口,被一群报道的新生淹...